蹩脚诗人

【瑞嘉/孕期30题】 一 、某天早晨突然的晨吐

*和 @及時行樂 的联文


*abo,已婚孕嘉,注意避雷


*这里是嘉德罗斯视角,格瑞视角这里


 后文:




嘉德罗斯终于肯抬起手把床头“叮铃铃”了五分钟的闹钟关掉。


不,是一把扫在地上。动作极其暴躁。


早晨8:00的天完全大亮了。


嘉德罗斯习惯性的在一觉醒来后向旁边蹭去,空落落的。他不甘心地又蠕动了一下,没人。还处于半梦半醒状态中的他从被窝里伸出手向身旁一顿胡乱拍打。末了,嘉德罗斯才意识到格瑞不在床上。


嘉德罗斯从被窝里探出金色的小脑袋朝旁边瞧了一眼,确认了一下格瑞不在他旁边。尔后又把头伸进被窝里,整个人在两米的大床上一顿乱扭,伸展了半天之后才懵懵懂懂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不断有食物的香气从卧室外面飘进来窜进他的鼻孔,似乎是被的烤的焦香的吐司片和油煎培根的味道。嘉德罗斯顿时感到有些饿,那食物的香气好像是在催促着他快点起床似的。



自从格瑞和嘉德罗斯结婚以后,嘉德罗斯的生活规律就彻底被格瑞改变了。其实,他从前的生活压根就没有规律。想几点睡就几点睡,想几点起就几点起。可现在跟着格瑞,每天早上六点钟准时起床去户外沿着江堤跑步,运动一小时之后,回家还要再继续再做俯卧撑平板撑仰卧起坐之类的健身活动。


格瑞这种常年健康又规律的生活方式让他拥有了男性中最为完美的身材,全身上下几乎每个能练出来的地方都有肌肉。格瑞没有强迫嘉德罗斯和他一起准时出去锻炼,而是撩起衣服让嘉德罗斯看他的六块腹肌和人鱼线,嘉德罗斯伸出手在格瑞身上摸的一愣一愣的,最终决定和格瑞一起锻炼。日复一日,风雨无阻。


嘉德罗斯也想有六块腹肌,顺便减减他被格瑞喂出的一点柔软的小肚腩。


而且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格瑞的那一套运动装备实在是太炫酷,早晨出门运动发带把银色的头发高高束起,一身秋季最新款Adidas纯黑长袖运动服,还有嘉德罗斯不知道什么牌子但看起来很炫酷的跑鞋因为他也不怎么关注运动品牌,但那个BOSE经典款运动耳机让他实在忍不了了。


于是他也从头到脚置办了一套运动装备,炫酷程度≥格瑞。


坚持锻炼就是富有成效的。嘉德罗斯的肚子上也开始有了几小块腹肌,说不定有朝一日都能赶得上他家Alpha的身材。


可最近不知怎的,他开始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导致早上又有些起不来床,有时干脆闷头大睡到格瑞锻炼完回来才慢吞吞地起来。



今天早上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嘉德罗斯穿着睡衣,下床之后光脚顺着香气一路走到厨房。格瑞正在厨房里做早餐。当嘉德罗斯看到他时,他正在把煎好的培根夹在吐司片里。白色衬衣的袖口挽在小臂处露出白皙的腕骨,清晨的暖阳透过玻璃窗,照在他身上仿佛镀了一层柔和的金边,在晴朗的早晨显得岁月静好。


所以嘉德罗斯脑子里就忽然浮出一句网红小清新的话:“林深时见鹿,梦醒时见你”。


他光着脚走到格瑞身后,然后一把抱住他的腰,金色的脑袋在他的后背上轻轻蹭了几下,继而他嗅到了格瑞身上好闻的柠檬沐浴露的味道。


“嘉德罗斯?”格瑞轻轻转过身,自家Omega正抱着自己的腰蹭来蹭去,似乎在撒着娇一样的半天才放开。


每个Omega在早上起床之后会希望自己的Alpha能在身边,当然嘉德罗斯也不例外。


格瑞伸手捋了捋嘉德罗斯睡了一夜后被压成鸟窝一样的的头发,又顺手轻轻捏了捏他的包子脸,对他说:“水在餐桌上,去喝了。饭马上就好。”


格瑞倒是没有嘲笑他又一次赖床。嘉德罗斯觉得心里怪不好意思的。


“把拖鞋穿上,嘉德罗斯。”格瑞这次的语气有些严肃了。

“噢……”嘉德罗斯应了一声赶紧走去餐厅,玻璃杯里的水是格瑞早已经晾好的,不烫不凉,温度刚好。


嘉德罗斯很听话的“咕咚咕咚”喝完杯中的水,用手擦了擦嘴角的水渍,片刻后进去卫生间里穿上拖鞋洗漱。他换好衣服后撩起衣服下摆在镜子前照了照,惊讶的发现自己历经“千辛万苦”练出的腹肌竟然这么快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平坦的小肚子。


靠,几天没有锻炼腹肌就没了。嘉德罗斯皱着眉头默默腹诽了一句,心里暗下决心明天早晨一定要继续和格瑞一起出去,他才不能被自家Alpha比下去。


十分钟后,洗漱完毕神清气爽的嘉德罗斯坐在了餐桌前,早餐刚被格瑞端到桌子上。


烤得焦黄松软的吐司片夹着焦嫩的培根,芝士片被热气蒸的有点融化垂在橙色的面包皮上,搭配着翠绿的生菜叶,完美的食品配色能让人食欲大增。嘉德罗斯的餐盘里还整齐的摆放着几块刚烤好的方形核桃酥,散发着甜腻腻的香气。


完美的一天从精心准备的早餐开始,嘉德罗斯一直觉得格瑞在这一点上做的非常好。


格瑞从厨房里出来,手中端着两杯热牛奶。嘉德罗斯刚要夸夸自家贤惠的Alpha,正欲开口就闻到冒着丝丝热气的牛奶的味道,他忽然觉得胃里一阵恶心。


嘉德罗斯蹙着眉,脸瞬间白了几分。这种感觉在胃里翻滚着,胃部不断收缩抽搐,似乎瞬间就要顺着喉头冲出来。他猛地站起身一把拉开凳子然后捂住了嘴,弯着腰冲进了卫生间,双手撑在大理石台上开始呕吐起来。


幸亏还没有吃早餐,吐出来的是刚喝下去的一肚子水。恶心的感觉刺激的嘉德罗斯生理泪水从眼眶直往出溢,酸涩的胃液将整个口腔都弄的十分难受。


“怎么了?”一双手扶住了他的胳膊,格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贯不起波澜的声音中明显带着些急切的担忧。

“没事……”嘉德罗斯伸手打掉了格瑞抓着他的手,他觉得头一阵阵发晕,胃中强烈的恶心感狠狠地刺激着喉头,吐了一大堆水之后,嘉德罗斯伏在台前一下下喘着气。


为什么会突然吐了?刚才闻到热牛奶的味道时胃里就是一阵酸,倒也不是他不喜欢牛奶的味道,而是毫无征兆就突然袭来的恶心感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吐了几次之后,嘉德罗斯此时显得有点黯然。他静静的窝在格瑞的怀里,刚才令人垂涎欲滴的美食也没有了一点能让他开心起来的诱惑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连续几天自己的状态都这么低靡,一贯雷厉风行的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所以当格瑞问出那句话时,他觉得大脑几乎要停止运转。



我怀孕了?!



Tbc.

by 鹤归孤山



第一次联文我好激动噫呜呜噫呜呜!!!




评论(6)
热度(200)

© 孤山不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