蹩脚诗人

【瑞嘉/孕期30题】二、三:验孕棒和b超的结果出来了!

*和 @及時行樂 的联文


*abo,已婚孕嘉,含生子,注意避雷


*这里是嘉嘉的视角,格瑞视角点这里


前文:

 



二 、验孕棒上的两条红杠   三、b超图上的那颗小豌豆





嘉德罗斯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怀孕。


当格瑞望着他认真的问出那句话时,他先是一瞬间的呆愣,尔后告诉格瑞自己应该是吃坏了肚子,亦或是清晨闻到牛奶味的不适感。


怎么可能怀孕。嘉德罗斯这样对格瑞说。



然而下午,嘉德罗斯出门了。他路过便利店时买了还一盒冰激凌,巧克力酱裹着奶油撒着一层榛仁屑,看起来十分诱人。嘉德罗斯最喜欢一大口下肚时那种凉意,刺激的人爽极了。他要去的是药店,从药店出来时,手里便多了一盒验孕棒。


嘉德罗斯仔细思索了一番,最近的失眠,嗜睡,以及低靡的心情和晨起异常的呕吐,让人不得不联想到怀孕这个词。于是他瞒着格瑞买了一盒验孕棒。但也许这些症状与孕反是巧合也说不定呢?他舀着冰激凌想着,忽然手就僵住了。如果真的怀孕了,是不是不能吃冰的东西?嘉德罗斯艰难的咽下口中的绵软甜腻的冰激凌,犹豫了便一下将手中仅吃了几口的冰激凌盒丢进了路旁的垃圾桶里。




而回到家的嘉德罗斯坐在马桶上盯着手中的验孕棒,表情复杂。


白色的试纸上清晰可见两道红杠,弱阳性。


他怀孕了。


似乎是不给他时间让他反应一下,这时钥匙的开门声响起,嘉德罗斯赶紧把用过的试纸撂进垃圾桶。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嘉德罗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卫生间,格瑞正在门口换鞋。


“今天公司的事不多,处理完就回来了。”格瑞脱下外套挂在衣钩上,看见嘉德罗斯盯着客厅里某处正在出神,一副神思游离的样子。“怎么了?”格瑞走过去问他。


“没事。”嘉德罗斯回过神看了格瑞一眼,然后独自走到沙发前坐下。格瑞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嘉德罗斯,没有再说话,进了卫生间里洗手。


这种感觉很微妙,一向雷厉风行似Alpha的他从未想过自己也会像其他Omega一样怀孕。自从他与格瑞结婚的那一天起,早已做好了对未来和陪伴彼此一生的打算。他们有感性又精致的生活,甜蜜又温馨的打闹,就算两人偶尔会有小争吵也无伤大雅。


时光流逝着,一月一尺,一个又一个春秋冬夏,太过仓促间有些微小的东西就会被忽略。嘉德罗斯从来没有想过会和格瑞有孩子。他此刻心里有些乱,像是戳破了一个夹心糖块,里面浓稠的夹心流了出来,可他并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嘉德罗斯没有细细去追究这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们自从在一起,从最开始的带套到后来的谁也没有再管这种麻烦的东西,格瑞每次都会射在生殖腔里,避孕药这种东西似乎也不存在于他们的字典里。



“嘉德罗斯。”格瑞的声音打破了嘉德罗斯的思绪,从他的语气里不难听出严肃来。“这是什么?”


嘉德罗斯抬头,看到格瑞手中捏着的白色小条,神色有些愕然。


“为什么不告诉我?”格瑞走近他,面色带着几分无奈。


“我……我还没准备好。”嘉德罗斯站起来看着格瑞,眉宇间带着些复杂与不确定,也有仿佛忽然捡起时间里一段被遗忘的光波的那种不知所措。他看向格瑞,格瑞的面色却无太大波澜,甚至有些笃定,亦或是……欣喜?


“跟我去医院。”格瑞这样对嘉德罗斯说。


嘉德罗斯彻底错愕了,格瑞竟然如此果决地做出了决定,难道要带他去医院流产吗?他不可思议的问格瑞:“你……不要孩子?”


“什么?”格瑞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后看着嘉德罗斯那双好看的金色大眼睛竟有了些惊恐的意味,他有些想笑,嘉德罗斯理解错了自己的意思。“去医院检查一下。”


格瑞握住嘉德罗斯的手,嘉德罗斯的手有些微微地凉意。格瑞的手却温热有力,嘉德罗斯似能清晰地感受到格瑞手心皮肤下流动的滚烫血液,依旧是温暖又安心的感觉。


“放心。”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嘉德罗斯此时还不太明白。但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会懂的。



事情的发展与电视剧里所演的别无一二。他们坐在医生办公室里,医生看完孕检单和B超后,微笑着对他们说了声“恭喜。”嘉德罗斯已经怀孕39天了,也就是说一个小生命的悄然诞生已有39天,他将会在九个月后来到这熙熙攘攘纷繁复杂又无限美好充满好奇的世界上。


格瑞看着窗外火红的枫叶,阳光从叶片的罅隙里斜斜的照进室内,温柔地流进嘉德罗斯金色的发丝间,一片橙红的暖色。


“不看看吗?”医生笑着把B超片子递到他们面前,深色墨蓝的片子上斑斑驳驳,但是能清晰可见一个圆圆的小豌豆。这就是嘉德罗斯肚子里的孩子。他们的孩子,属于格瑞和嘉德罗斯的孩子。

嘉德罗斯拿着片子,专注地盯着那颗片子上小豌豆,忍不住用手轻轻摩挲。这就是孩子?分明这么小,却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变大,这就意味着他的肚子也要变得很大来怀这个小家伙。他听说过怀孕的感受。这就意味着他将会有无尽的孕吐,头晕,不能吃很多自己喜欢的东西,脾气会逐渐暴躁,口味会变得清奇,会很麻烦,无尽的麻烦。

这个世界上简直没有比怀孕更让人头疼的事情了。嘉德罗斯想。但当他看到格瑞得知确认怀孕那一刻的眼神,先是有些惊讶,随即接踵而至的是难以掩盖的欣喜。格瑞握着他的手瞬间收紧,他仿佛能感觉到格瑞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掷地有声。



从医院出来后,嘉德罗斯坐在副驾驶上,格瑞坐在他旁边,车子还没有发动。嘉德罗斯忍不住将手覆在小腹处,一片柔软。他依旧有些难以置信他的肚子里此刻有一个生命,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悄然而至。


嘉德罗斯忍不住问格瑞:“格瑞,为什么要留下这个孩子?”


“为什么不留下?”这次轮到格瑞愣了,他没想到嘉德罗斯会这样问自己。


“我从来没想过我们会有孩子。”嘉德罗斯说着,轮廓依旧锋利,眉眼处却不知何时有了似能抚暖十方春冬的温柔。他说着,面上有了些许倦意,他有点疲惫。


格瑞看着嘉德罗斯,他的手覆在自己的小腹处,烟灰色的纯棉T恤覆盖着尚未隆起的腹部,黑色的厚外套压的有些皱。嘉德罗斯的左手手指戴着一枚银色戒指,与格瑞手上那枚别无一二。


嘉德罗斯感受到一个温热干燥的手覆在他的手上,接着是格瑞看着他缓慢又认真说出的话语。紫色的眼瞳依然清澈,闪烁着光泽,就像他们青春时温婉的夏天。


格瑞直到现在都仍然陪伴在他身边,就像是无言的承诺。漫长的光阴仿佛在告诉他,如格瑞曾陪着他看过一场深夜无疾而终的烟花,永远不会让他独自挨过漫漫长夜。不论是从前,现在,还是未来。


即使老去,也相信彼此依旧会有相爱的能力。因为是他们。


“啧......你不适合说这种话!”嘉德罗斯嗔了格瑞一句,格瑞这种看似无意识又认真说出的话语对他的杀伤力简直太大,落入耳中让他的心都在轻轻荡漾,仿佛不得不让他期许未来与格瑞和孩子一家的模样。


所以当自己脸上猝不及防挨了一吻时,嘉德罗斯顿时觉得自己的耳尖有点烧了。


“开你的车!!”


“今晚想吃什么?”过了一会儿格瑞问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想了想,说出了一个令他自己十分满意的答案:“火锅。”


“好。”格瑞把车里的暖气开大了一些,秋季的天已经转冷,坐在车里容易受凉。“去超市买了食材回家做吧,外面的总归多多少少会有些不卫生。”


“喂,有必要这么小心吗?”嘉德罗斯对格瑞这种照顾孕夫的谨慎有些不满,只是怀个孕而已,他才不是那种柔弱到需要人随时照顾的Omega。


“有必要。你等一下。”格瑞认真的回答。然后转身打开车门下了车。


再次上车时,他的手里捧着一束花,是一大把小雏菊。花朵包在棕色的牛皮纸里,蓝色、粉色、白色、紫色……星星点点的翠绿的叶子点缀其间,异常的好看。


格瑞将花递给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有些疑惑的问他:“为什么突然给我花?”


“祝贺你第一次怀我们的孩子,辛苦了。”格瑞认真的说道,然后发动了车子。


“嘁,肉麻。”嘉德罗斯面上是嫌弃的神色,但嘴角不由自主露出的一抹笑意难以掩盖。


车窗外,街道上熟悉的枫叶火红的颜色可以与天边的火烧云媲美。他们曾经用生命里最透明纯粹的岁月为彼此的青春过度。而现在,正如窗外的景,已经是沉静下来的微凉黄昏与繁华街道。一切都恰到好处,散发出成熟的芳香。


Tbc.

by 鹤归孤山





评论(16)
热度(229)

© 孤山不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