蹩脚诗人

【瑞嘉】KISSING SUMMER

嘉德罗斯设想过与格瑞的亲吻。

那应当是在新雪初霁的雪坡上,他像个孩子一般在雪地里踩着咯吱绵软的雪奔跑,然后从雪坡上跑下扑到格瑞怀里撒野,之后亲到他软软的唇上。

他设想他们在日落的海湾,海风的色泽里有落日金黄的余晖慰籍着海水的钴蓝,至臻至幻,涟漪包裹着他们裸露的踝骨,衣角上缀满了海滩上的星砂。他应当捧着格瑞的脸,然后尝到他的味道。

应当是长风呼啸吹的山谷咣当作响,他滚烫的手就这样放在格瑞的胸膛上。他眼中一团赤焰,却不慎坠入他满是流光的紫色眼瞳,一瞬谷中万籁俱寂万物寡言。

他想抓一把星星藏在手心,吹开送他一夜的璨色星光。

“嘉德罗斯。”

倾盆雨落罢,阳光撕开云层毫不留情地炙照大地。他抬头望着格瑞。温暖逆光而来。

“你在想什么?”

夏末的植物是真真正正的绿,被雨水冲过不似春天般暧昧清浅,亦不似秋天般拖泥带水。是极尽所有的热烈,如同烟花般在空中绽放。雨冲散暑气,洗净铅华,吹开罪孽般的热。

这时格瑞吻上了他的唇。

雨珠沿着树叶滑下。万物生长。

“格瑞,格瑞......”

他低低地唤着格瑞的名字,吻着他灼热的唇。只怕是鸿鹄皓月满天繁星也不比得格瑞眼里半分的光芒。

格瑞捧着他的脸,眉眼间是一片温柔。

“嘉德罗斯,以后的日子里,我们都要熠熠生辉。”

End
by 鹤归孤山

评论(8)
热度(73)

© 孤山不孤 | Powered by LOFTER